言情中文網 > 都市最強贅婿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他就是李昊

第四百三十六章 他就是李昊

作者:老王不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lippzy.icu,最快更新都市最強贅婿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六章  他就是李昊

    這群雪峰宗的女修,就是一群仙子。

    帶頭之人,頭上戴著頭紗,看不清她長得什么樣子,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

    雪峰宗這一代的圣女,左州第一美女,雪蓉仙子。

    雪蓉仙子才二十五歲的年齡,修為已經到了筑基鼎峰,就算在整個左州,她的天資,也能排進前三。

    雪峰宗這次采蓮的帶隊人,自然只能是她們的圣女,雪蓉仙子。

    雪蓉仙子帶著雪峰宗的女弟子,走向了天池。

    雪峰宗的弟子已經帶頭,其他宗門安排好的天才子弟也都走了出來,相繼走向了天池。

    李昊正奇怪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你也隨靠山宗的隊伍,進入天池吧!”

    是青山,這個時候回給他傳音的,也只有青山了。

    李昊走向了靠山宗的弟子隊伍,相對來說,靠山宗的隊伍人是最少的。

    靠山宗雖然有一個金丹榜排名第八的強者,卻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宗門。

    靠山宗的筑基弟子雖然也不少,但能進入天池的不多。

    整個靠山宗,也只有十幾個弟子。

    李昊走到靠山宗的隊伍最后面,這里的修士,也沒幾個認識他。

    雖然都是靠山宗內門弟子,但因為李昊加入的時間不久,這些靠山用的的天才都在外歷練。

    如果要說有人認得李昊的話,也就只有那個目無一切的靠山宗少宗主。

    在拍賣會上,他見過李昊,不過在他眼里,整個靠山宗的內門弟子里,沒有一個他看得上眼的。

    李昊的修為只是筑基初期,按理說他沒有資格進入天池。

    各大家族宗門進入天池的子弟,修為最低的都是筑基中期。

    只是李昊在靠山宗宗門大會上的表現,沒有人認為他的修為不如筑基中期。

    一方天池,清涼如玉髓。

    雪峰宗的女修,已經踏池而過。

    看著所有筑基修士都進入了天池,李昊是最后一個進入天池的筑基修士。

    剛一踏入天池,就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天地之力。

    整前天池,似乎又是另一個空間。

    李昊早就發現了這一點,整個天池,看起來平平無奇,但一旦進入,就會進入另一片空間。

    這才是雪峰上真正的天池。

    天池之中,看起來一片平靜,進入這里的每一個修士,都像是進入了單獨的空間。

    李昊對于這種現象,太清楚不過。

    這就相當于是一個巨大的幻陣,布置這種空間陣法,不止需要強大的空間秘寶,還得擁有強大的陣法修為。

    這陣法不僅僅是空間陣法,還包含了無數的陣法之道。

    李昊獨身一人,他的眼睛似乎能看穿身邊的一切。

    這布置陣法的修士陣法造詣雖然很高,可在李昊的眼里,都藏不住。

    而在外界看來,進入天池的修士,都在他們的視線范圍之內。

    整個天池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鏡面,所有的人都在鏡子里面。

    各個宗門的強者都在盯著自家的天才子弟,希望他們能得到收獲。

    雪峰宗的天池可是有很多傳說,平時不采蓮的話,也是一年只開一次。

    每一次都只能是少部分弟子能進去入天池。

    天池里面,可不僅是只能采蓮,在天池里,無處不藏著雪峰宗前輩修士的修煉感悟。

    所以這次的天池之行,不僅是采蓮,也是攀比。

    各大宗門的天才弟子,把這次的采蓮當成了一場天才之間的比試。

    這些人都是天才修士,眼高于頂。

    如今進入天池之后,就看誰能走得更快,還有誰采的蓮最多,最好。

    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雪峰宗的弟子,排名第一的,就是圣女雪蓉仙子。

    這不奇怪,雪峰宗的弟子都入過天池,走在最前面也很正常。

    對于各大宗門家族的天才子弟們來說,天池之前只在傳說中,這一生,或許就只有百年一次的采蓮才有機會進入天池。

    走在雪峰宗身后的,就是左州排名第一的浮云宗弟子。

    接著就是鎮魂宗,蘇家

    靠山宗的弟子走在最后,這個時候,也只有靠山宗的少宗主走得快一些。

    李昊進入天池之后,就沒有在走一步,站在那里,就像是發呆一樣。

    四周看見他的很多修士,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人是誰啊?”

    “看他的樣子是靠山宗的內門弟子。”

    “他不會是不敢走了吧。”

    “哈哈,真好笑,這人怕是嚇傻了吧!”

    那些其他宗門的筑基修士都在笑,他們沒有資格進入天池,可這不妨礙他們看別人的笑話。

    鎮魂宗的陣營里,有一道聲音傳出。

    “青山,你就這么看好這小子嗎?”

    說話的是吉玉祥,投靠了鎮魂宗的他,如今是鎮魂宗的長老。

    青山一直閉著眼睛,聽到吉玉祥的話,他才睜開了眼睛,淡淡的道:“吉大哥心太急了。”

    聽到青山說話,不少強者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可以說,今天的雪峰之上,左州記錄在案的金丹修士,超過三分之一都在這里。

    吉玉祥不屑的道:“你說,這小子的身后,真的有那個三品煉丹大師的存在嗎?”

    聽到三品煉丹大師,所有金丹強者終于動了容。

    左州之變還沒完全過去,關于多寶樓拍賣出來的丹藥,早已經傳遍了整個左州。

    連著幾次拍賣都在朱家領地之上的多寶樓,所以有些事,很不就不用怎么去查。

    蘇家的金丹強者,把目光投向了李昊。

    “原來他就是那個叫做李昊的小子。”

    蘇家的金丹強者瞇著眼,他知道李昊來了雪原,而且為此還作了準備安排。

    只是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李昊會敢進入天池。

    區區一個筑基初期的修士,他們這里的強者,嘆口氣就能把他給毀了。

    多寶樓也派來了代表,雪原古城的樓主也在,只是他現在只能在那人之下。

    多寶樓派來的帶隊強者,也是金丹后期的修為,這個時候,也只有他這樣的身份的強者,能在這個時候說話。

    “青山,這就是那個拿出塑金丹的少年嗎?”

    多寶樓金丹強者的話,也間接的把李昊的身份挑明了。
k10精准计划三期5码